第844章 道长你会降妖不?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

    正文

    “那砍你的是我吗?”

    陆川冷笑道“搞清楚,当年我在殷商为臣你在西岐效命,我们都是打工的,只是各为其主罢了,在战场上抓住了你这有什么错吗?

    你要记性挺好就一定记得下令杀你的人是谁,你别给本座臭来劲,逮谁咬谁,本座脾气多好的人你去天庭打听打听,今天被你气成什么样了都。”

    陆川又笑着看向观音道“怎么样,菩萨,没吓着你吧?本座脾气挺好的,不信你们去天庭打听打听。”

    “木吒,够了!”

    观音轻叱道“不许对真武大帝无礼,我们有佛祖的法旨在身,法旨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木吒低头退了下来。

    陆川笑道“菩萨,本座觉得两人一起行事效率不高,这次一是找取经人,二是给取经人找徒弟,三是记下路程,不如我们各选一件去做,菩萨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观音轻轻点头“正好,贫僧也是这么想的,帝君选哪一件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本座去找取经人?”陆川试探道。

    观音正想答应,忽然想到假如陆川去做这件事就表示他要把几件宝贝交到陆川手上。

    另外取经人是这次计划的重中之重,如来之前的意思是他去或者一起去,可要是陆川一人去做了什么手脚……

    这是绝对不可以的!

    其实观音心里也清楚这些该两个人去做,但是木吒和陆川过去有仇怨,而刚才说起砍头难道他不是么?

    这样让人还真不好在一起公事,所以就分开去吧!

    至于取经人的徒弟,陆川也是西游计划的执行人,此事也关乎天庭,怎么做他应该心里比自己更有数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观音道“此事还是贫僧去吧,帝君是真武大帝,震慑天下妖魔,对付妖怪应该有一套,给取经人找徒弟的事不就帝君去,如何?”

    陆川点点头“本座没任何问题啊,路程山水的话西牛贺州归本座,南瞻部洲就由菩萨记一下,可好?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那我们一起下山,在山下分开吧!”

    观音合掌后又看了眼四周的桃树说道。

    据说这些桃树都是用蟠桃的桃核培育出来的桃树,不过生长在灵山,日日受佛光照耀长出来的桃子味道早已不同于蟠桃了。

    要是不把陆川送下去,只怕这灵山上的桃林就要被光顾干净了。

    “好!”陆川也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这次的收获应该可以让六耳吃一阵子了。

    这只猴子一点也不听话,收服起来还挺麻烦的,不像袁洪,当初是被吓服的,孙悟空是他从小培育的。

    三人下了灵山,在玉真观金顶大仙那里逗留了一阵后观音和木吒率先离开。

    金顶大仙望着驾云去的观音道“去东土寻找取经人?”

    “此事也是要禀报天庭的吧?”陆川问道。

    金顶大仙道“那是自然,我去写奏折,事情紧急,帝君又暂时不回天庭,那几分奏折看来得另找人去送了。”

    陆川笑了笑,佛门中人上下山都要经过玉真观,这倒是能打探到很多事。

    可这也只是如来想让人知道的。

    要是不想知道的,陆川相信如来也有许多种办法瞒过金顶大仙。

    “本座也领了佛旨,就先告辞了,下次再来叨扰。”

    陆川将那几份奏章又还了回去后离了玉真观一路向南瞻部洲而来。

    按照如来的交代他并没有飞的太高,半云半雾,耐着心将下方的一些大山大河路程什么的都记一下,就当游山玩水了。

    当然比如火焰山啊,盘丝岭啊等地点他早已打卡去过了。

    这趟路程有十万八千里他也知道了,另外他知道天庭和佛门两边给唐僧安排的几个徒弟分别是谁。

    不就老牛、天蓬还有卷帘大将么!

    天蓬被贬他是知道的,老牛被压他也是知道的,只是后来他闭关了很久所以不太清楚卷帘大将有没有倒霉。

    陆川驾云落在了一条大河边,只见此刻宽阔广大少说也有八百里,上望不到源头下也望不到尽头,长达千万里,河水奔腾湍急,河面皆黄像是铺着一层细沙。

    河边有块石碑上面写着流沙河。

    “流沙河连接着弱水……”

    陆川望着流沙河若有所思,所谓弱水是一条传说中的河,上面鸿毛不浮,连最轻的草芥都会沉入底下。

    而这条流沙河也是号称八百流沙界,三千弱水深,鹅毛飘不起,芦花定底沉,神仙们站在上面也会沉下去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卷帘在不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河水浑浊有层黄沙,根本看不清底下所以陆川只有开了火眼金睛去看,然而令他失望的是火眼金睛对河水的穿透性也有限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在他看的时候忽然水面炸开,一道状若妖魔,蓬头垢面,赤发獠牙的高大身影持着宝杖冲上高空,宝杖发光,带着的气势朝陆川的脖子一铲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哟呵,多少年了还从没有人敢叉我的头!”

    陆川不惊反喜,对于带着神光落下来的这一铲,他只是伸出了一只手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陆川手掌撞在了那只铲的凹部,火花四溅,一股浩大的反震之力通过宝杖传递过去让那妖魔神情大变,只觉得虎口裂口血液溅出,双臂针扎似的疼痛。

    整个人更是身不由己的要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只这么短暂的一下他就神情惊骇,知道踢到了铁板,不过能退走就好。

    “留下!”

    不过陆川可不会叫他如意,他还有很多话要问,所以在对方要被震飞时他一手探出法力化作一只金色大手,将那道身影拘来丢在地上摔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“卷帘,还识得本座否?”陆川故作不认识的道。

    他已从那跟宝杖确认了老沙的身份就是卷帘,那宝杖还是吴刚从月亮上的桂树灵根上砍下来的树枝打造。

    不过这家伙到底怎么搞得,熬过了蟠桃会居然还是被搞下来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怕不是哪里得罪了玉帝所以故意被穿小鞋给打下来了吧?

    想起那位玉帝动不动就开远光灯的小心眼性子,他觉得很有可能。

    又或者……

    陆川想到了一种可能,西游后这两人都是要进入佛门的,莫非玉帝是想将这两人派入佛门中给天庭当奸细,啊呸,是卧底?

    不过就西游中天蓬的表现和尿性你说他是卧底?

    这存在感很低的老沙倒是有可能,这被贬下来也可以看作是苦肉计嘛!

    陆川目光闪动想到了很多,也不能说天庭安排卧底有什么不对,李靖不也是佛门燃灯古佛的弟子吗,靠吃饭的塔也是燃灯送的,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下一页

温馨提示 :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,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,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,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,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.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,← 键上一页,→ 键下一页,方便您的快速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