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最是无用是书生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

    “你这恶奴,竟敢抢夺主人财产,不怕我报官吗?”一个身材消瘦青衣打扮的书生从地上挣扎地爬了起来,顾不上掸去身上的泥土草屑,而是指着面前一个年纪相仿,但是身形比他壮实不少的小厮喝道。

    “报官?我说黄秀才,这里荒山野岭的,你到哪里报官?再说了,在这里,我黄三就是杀了你,也不会有人知道。”黄三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敢!!?”黄秀才听到自己这恶奴的话,心中也是有些发虚,这对方真的起了杀心,将自己抛尸荒野,恐怕真的没人知道。之前轻信了他说的抄小道可以缩短好几天的路程,这才选择了这荒野小道,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嘿!”黄三翻了翻抓在手中的包裹,摸出了几两碎银子,还有一个青白色的玉扳指,笑道,“啧啧啧,银子是少了点,不过这玉扳指可是你从小佩戴的,上好的美玉,怎么也值几十两银子,看在这银子的份上,我也就绕你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银子可以给你,但是玉扳指不可以!”黄秀才哪能让人抢走自己的玉扳指,虽然这玉扳指不是什么宝物,但是毕竟是自己父亲嘱咐过自己,一定要好好保存,算是自己父亲的遗物。因此,秀才喊着就朝着黄三扑去,不过他哪是壮实恶奴的对手。

    黄秀才还未近身,对方狠狠地一踹,将他又是踹倒在地,呸了一声道:“你别不知道好歹,就凭你手无缚鸡之力,还想和我动手,你们秀才除了死读书还有个屁用?别给脸不要脸,不过今天饶你性命,那算是本大爷心情好。还有你的狗屁圣人文章,也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上前又是在黄秀才身上狠狠踹了好几脚,然后扔下只剩下几件衣裳的包裹,还有一个是他身上背着的大包裹,这大包裹仍在地上后,里面掉出了好几本书籍。

    黄秀才名叫黄逍,今年16岁,本是一名秀才,这次是去往省城参加乡试,可惜名落孙山。

    黄逍算是他父母老来得子,不过他的模样却和二老一点都不像,周围也有不少的闲言闲语,说他不是自己父母的亲生子之类的。对此,黄逍自然有所耳闻,不过对此他也没有在意什么。两年前二老去世,留下几十亩田地,因此他生活倒也无忧。不过他专心读书为了科考,所以坐吃山空,到了现在更是将家中的田地变卖,带着自己的一个奴仆赶考。只可惜落榜之后,这奴仆也是起了心思,才夺了他仅剩的几两银子。

    捡起地上的包裹,黄逍黯然神伤,原本这次他参加乡试信心满满,想着能够中举人,这样一来就算自己倾尽家产也是无所谓,但是他还是不懂世道人心,没钱疏通那些考官,任凭你文章写的多好也是无用。

    黄逍在原地愣愣坐了好久,才长长叹了口气道:“最是无用是书生,古人诚不欺我,而今我身无分文,也无谋生手段,罢了,罢了,天要亡我,我又何必再做挣扎?”

    黄逍收拾了一下书籍,然后整个人都是有些浑浑噩噩,落榜的打击加上现在身无分文的悲凉,在这荒山野岭也不认识路,只好顺着小道前行。

    “站住,此路是我开,此树是我栽,要想从此过,留下买路财!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山道旁几道人影跳出,朝着黄逍喊道。

    这喊声让黄逍回过了神,当他抬眼看去的时候,他前面已经站着十来个手持钢刀,铁叉,木棍,铁剑等不同兵器的大汉。

    黄逍知道自己遇到强盗山贼了,本能地心中有些胆寒,不过,他忽然想起,现在自己差不多已经是走投无路了,饿死和被强盗杀死,那又有何区别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的胆子忽然大了起来,朝着眼前的强盗吼道:“你们这些贼人,本秀才乃堂堂读书人,岂能向你们这些恶人屈服,有胆就来杀我吧!”

    “咦?”领头的一个强盗显然有些意外,他倒是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瘦小的小子竟然还有这样的胆子。

    “三当家的,这小子是秀才!”边上的一个强盗小声对这个领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小子胆子不小,我问你一句话,如果回答好了,或许可以饶你性命。”三当家朝着黄逍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!要杀就杀,何须多言?”黄逍是完全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秀才?”

    “岂能有假?”内心深处,黄逍对自己秀才的身份还是很看重的,毕竟作为一个读书人,为的不就是考取功名吗?就算自己刚才说‘最是无用是书生’,其实他还是在意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带走!”三当家脸上露出了笑容,手一挥道。

    黄逍还未弄明白情况,只见对面出来了两个大汉一左一右将他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吗?”黄逍知道眼前这些劫匪似乎不想杀自己,刚才那股气势一下子就没了,因此本能的害怕和恐惧又回到了身上。

    “小子,算你运气好,咱们大当家有请。”架着黄逍的一个强盗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黄逍虽然挣扎了一下,但是就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下一页

温馨提示 :长时间看电脑伤眼睛,本站已经开启护目模式,如果您感觉眼睛疲累,请起身眺望一会远方,有助于您的用眼健康.键盘快捷方式已开启,← 键上一页,→ 键下一页,方便您的快速阅读!